冬奥会上澳大利亚国家队队服 出自山东济南工厂

济南有一家服装生产企业在境外声名鹊起,在济南却低调到几乎无人知晓。这家服装公司就是位于济南历城区的宇山风尚服装设计公司。

这家服装厂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不久前结束的平昌冬奥会上。他们为澳大利亚国家队设计并生产了冬奥会队服,这是一套用料考究、做工精细的西装。

宇山风尚技术部部长张春霞,负责为澳大利亚国家队队服进行设计。张春霞说,澳大利亚提出的要求很多,而且对细节的要求非常高。客户只是指定了面料、颜色和LOGO,设计和打样完全在中国工厂完成。经过反复修改,三个样品最终有一个被选中。

宇山风尚生产工厂厂长赵允波说,运动员体型特殊,是设计与生产的难点所在。比如运动员身材高的能达到两米多,矮的一米六以下,还有一些特殊体型比如举重运动员体重能达到200多斤。运动员不是标准体型,做到合体增加了设计难度,需要在标准板样的基础上增加对这个特殊体型的理解,而这不是普通服装设计师能胜任的。

早年,宇山风尚曾尝试为穆铁柱设计并生产西装,这也帮助澳大利亚合作伙伴贸帮国际增加对济南工厂的信赖。贸帮国际是澳大利亚一家历史悠久的服装经销商,为中高端客户提供服装高级定制。由于济南工厂做工考究,双方曾有超过10年的合作基础。

熟悉图巴的人都知道,这位鲁能足球队的前任主教练对衣着要求很高,图巴的衣橱里陈列的永远都是世界顶级品牌,比如杰尼亚、阿玛尼,其中阿玛尼还是等级最高的AP系列。而与这些世界顶级品牌一同出现的,还有七八套济南本土生产的西装。

“图巴一选面料,我就知道他是非常内行的人,他懂面料,也懂版型,他问的问题很专业。有一次,因为天热的时候,也要经常穿西装指挥比赛,他就特地选了非常轻薄的面料,他经常穿我们济南本地生产的西装,他说GOOD,VERY GOOD!”

图巴的肯定,为地处济南的这家服装工厂平添了信心。据宇山风尚外贸部经历范道镇介绍,虽然济南远不是中国的时尚之都,甚至时尚与这个城市绝缘,但济南这家服装企业在业内早已声名鹊起。

早在2015年前,济南这家服装企业每年往日本出口西装2—3万套,而他们向日本出口西装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年前,这在服装行业可以称作是一个“壮举”。

由于日本人对西装做工的要求极其严苛,能出口日本市场,对任何一家中国企业来说,都是品质的标志。回忆起日本人在济南“品控”的情形,中国员工历历在目。“最早,日本派来10个人的技术团队,对工人进行手把手地指导。他们在这里呆了整整12年,整套西装被划分成360道工序,每道工序都有质量控制点。在我们逐渐掌握技术后,日本技术团队逐渐减少到5人,1人,最后我们中国工人完全掌握了日本的技术。”

“只要做得了西装,什么衣服都能做得了。”出口日本积累起来的生产经验,为宇山风尚开拓日本和欧美高端市场打下基础。如今,这支技术过硬的队伍价值连城。

“同行一听我们是济南的企业,常觉得意外,事实上济南工业在历史上很发达,在全国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济南纺织行业一度非常红火。”

历史上,济南棉纺织业曾名列中国纺织界“沪津青”之后,曾出现七大棉纺厂、两大印染厂的辉煌时代。随着时代变革,这些辉煌过往全部变成工业遗产。

宇山风尚生产工厂厂长赵允波说,随着国内市场的消费升级,不远的将来高端定制将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高级定制可以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概括,一套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标准板西装,如果一天能生产100件的话,那高级定制一天只能生产20-30件,同时人工成本将上浮30%-50%,但能做到100%称心如意。”

有数据显示,国内服装行业的高级定制正以每年30%-50%的速度递增。高级定制对企业和消费者来讲,解决了服装行业两大痛点——高库存和高价格,压缩了传统产业链中间渠道环节,节省流通成本,提高性价比。

如今,由于东南亚更低廉的人工费用,大批OEM(代工)订单转移到越南、柬埔寨等地,而对技术要求较高的ODM(原始设计制造)、MTM(高级定制)、MTO(团装定制),不但成为外贸企业新的竞技平台,国内日渐升起的消费升级也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完)

澳大利亚冬奥代表团发布官方队服

  据当地媒体4日报道,澳大利亚奥委会发布了为澳大利亚冬奥代表团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而设计制作的官方队服。

  澳大利亚正处于炎热的夏季,因此此次发布选择在法国的一处滑雪场进行。澳大利亚冬季项目运动员贾卡拉·安东尼、布罗迪·萨默斯和布里特尼·考克斯身着队服进行了展示。

  此次发布的队服由澳大利亚品牌Sportscraft设计,一大亮点是藏蓝色的长外套内侧印上了澳大利亚此前共265名冬季奥运会选手的名字。这一队服将供澳大利亚运动员出席北京冬奥会相关活动时穿着,运动员参加开幕式和比赛中的服装将由专业滑雪品牌设计并随后发布。

  澳大利亚冬奥代表团团长杰夫·利普舒特表示,在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一个月的时候发布官方制服,是一个很好的庆祝方式,也令人激动。“对于任何澳大利亚运动员来说,穿上奥运队服都是一个难忘的时刻,特别是之前的每一位冬奥会选手的名字都在你的身后,这将是一种特殊的感觉。”利普舒特说。(记者郝亚琳)

  人民网北京1月5日电(记者王连香)据北京冬奥组委消息,2022年1月4日,北京冬奥会特许商品“开幕纪念金银条”发布仪式在北京2022年官方特许商品旗舰店举行。此次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纪念金银条”汇聚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和火炬元素,并与长城元素完美结合。…

  人民网北京1月4日电(记者胡雪蓉)1月4日,北京冬奥会特许商品“开幕纪念金银条”发布仪式在北京2022年官方特许商品旗舰店举行。此次发布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纪念金银条汇聚了北京2022年冬奥会会徽和火炬元素,并与长城元素完美结合。…

澳大利亚棒球队宣布放弃参加奥运资格赛

新华社悉尼6月10日电(刘诗月)澳大利亚棒球队日前宣布,放弃参加即将在墨西哥普埃布拉举行的奥运资格赛。这也意味着澳棒球运动员将无缘东京奥运会。

据澳大利亚媒体9日报道,这场资格赛5月末才突然宣布改到普埃布拉举行,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澳棒球队无法在遵守新冠疫情防疫政策和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及时赶到新的参赛地点。

澳大利亚棒球协会首席执行官格伦·威廉姆斯表示,比赛地点的更改使得球队原先的计划无法照常进行,资格赛本身和球员们赛后返澳的行程面临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因此,即使球队能取得奥运会参赛资格,新冠肺炎疫情的不确定性和国际旅行导致的隔离,也可能使他们无法及时参加东京奥运会。

威廉姆斯表示,球队人员众多,在航班有限的情况下要前往多国参加比赛,很可能面临着被困海外的风险,因此,棒球协会在权衡了多个方案和可能的情况后,还是觉得后勤保障太困难,安全风险太大。

澳大利亚奥运代表团团长伊恩·切斯特曼表示理解棒球协会的决定,对运动员们表示遗憾。“虽然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运动员的健康永远是第一位的。”